1. 首页
  2. 文章分类
  3. 古代历史

赵武灵王的理智与情感

赵武灵王的理智与情感

《晋书王衍传》有一段很有意思的记载。王衍还在襁褓中的儿子死了。山简去吊丧,王衍悲伤的难以自制。山简不以为然,说:”孩抱中物,何至于此“!传统时期儿童死亡率高,就连皇帝家有着一流的医疗保育条件,皇子公主夭折仍然是很常见的事情,所以山简会认为,王衍的悲伤超过了正常的限度。

王衍回答说:”圣人忘情,最下不及于情,然则情之所钟,正在我辈!”山简听了这句话,觉得很有道理,为王也痛哭了一场。”情之所钟,正在我辈“。这句话后来引用率非常之高,”圣人忘情“又作“太上忘情”,“圣人”或者“太上”已经超脱了人类的情感,而这“最下”之人尚未摆脱生存的困境,没有资格奢谈感情。但是不代表他们没有感情。丰富的感情及其表达是人类区别于动物,也使人类区别于人工智能。正是因为有感情因素的存在,人类的选择并不总是能够做到符合理智,符合利益最大化原则。

当然,这也是人类历史的有趣之处。赵武灵王胡服骑射的故事,想必各位都听过,但是未必有多少人知道他的结局。这位伟大的改革者带领赵国走向富强的王竟然是在自己的国土上饿死的。赵武灵王的一生星宇理智,死于情感。根据《史记赵世家》的记载,他是“赵氏孤儿”的第十一代孙,姓赵名雍,少年即位,竟有难得的谦虚从容。听政之初,先上父亲的老臣肥义咨询,给肥义加官进爵。

赵武灵王还是一个不慕虚荣的人,他所处的战国时代,封建秩序崩解,诸侯滥用名号。王原本是周王的专属,周王孱弱,完全无法掌控局面,“五国相王”诸侯王彼此称呼对方为王。而赵武灵王则保持了高度的情形他说:”没有实力,怎么敢当那个名义呢?“他按赵国人称呼自己为“君”。赵武灵王是后世对他的称呼。赵武灵王想要的不是虚名,而是赵国实实在在的强盛。他审时夺势决定“胡服骑射”。

“胡服骑射”,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引进北方先进的军事技术来建设骑兵。华夏各国使用马匹作战的传统方式是车战。四马一车为一乘,衡量国家力量的方式就是看这个国家有多少辆战车。比如《孟子》曰万乘之国弑其君者必千乘之家。千乘之国弑其君者必百乘之家。北方游牧民族使用马匹作战的方式则是骑马射箭。两相比较,当然是直接提成的机动性更高效率也更高。赵武灵王想要引进的就是北方的骑射技术。

引进骑射必须同时引进与骑射配套的服装。当时华夏族的服装是上衣下裳,上衣相对宽大,下裳就是裙子。为什么要穿裙子呢?因为里面的裤子是开裆的。裆部不合拢,这样的裤子是不能骑马的,骑马必须利索,更必须有裆。马镫的使用还要等上六百年。没有马镫,骑士整个身体的重量都是压在马背上的,臀部和大腿根部受到巨大的挤压和摩擦,因此穿合裆裤是必需的。但是,合裆裤,骑射这套东西都属于”远方蛮夷“之俗。“群臣皆不欲”,阻力极大。那么,怎么样才能够说服赵国人接受”胡服骑射呢“?

赵武灵王首先说服了他自己,并且与老臣肥义统一了思想,获得了实力派的支持。接着他亲自出马说服了自己的叔父,赵国最尊贵的贵族公子成。让公子成带头穿胡服上朝,给贵族做出榜样,于是”使出胡服令也“。有肥义的支持,公子成的榜样,其他贵族的反对,这都是小菜一碟了。赵武灵王用来说服公子成等贵族的话都是一流的演讲稿,闪烁着智慧的光芒。在他的领导下,赵国建设了强大的骑兵,很快摆脱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赵武灵王十九年(也就是公元前307年)胡服骑射。二十年之后,”略地中山,西略胡地“,”二十一年,攻中山“,“占领了中山国的四个邑”。“中山献四邑议和”,把这4个邑干脆送给了赵国,“王许之,罢兵”。“二十三年,又攻中山”。“二十六年,复攻中山,攘地北至燕代,西至云中,九原“。”中山国仰仗着齐国的势力,侵赵地,略赵民,夺赵城的怨恨,终不得报。赵武灵王还派得力之城出事情含储位,其折冲斡旋,他似乎是在下着一盘很大的棋。

但是第二年,赵武灵王却忽然宣布退位。把赵王之位传给小儿子和赵何,史称赵惠文王。这个时候,赵武灵王四十出头,正当壮年,身体健康,赵国在他的领导下,国力蒸蒸日上,那么,他为什么要退位了,退位不等于退休。退位是赵武灵王所制定的赵国发展战略当中的关键性的步骤。按照赵武灵王的安排,赵何在即位之后,成为了赵国的新王。他想有赵国贵族的忠诚”大夫悉为臣“。赵武灵王最器重的老臣肥义做了新王的相国,辅佐新王。

有了大夫的忠诚,谁意义的辅佐。赵国内政可以无忧。新王赵何和也可以慢慢学习如何治理国家。赵武灵王为他自己安排的任务是主持军事,继续对外扩张。退位之后的赵武灵王自称”主父“,就是国王的父亲。”主父欲令子主治国,而身胡服将士大夫西北略胡地“。这就是赵武灵王所制定的赵国发展战略。父子协力,有肥义主持内政,后顾无忧。赵武灵王心无旁骛,他将率领着这支身穿胡服的骑兵队伍,建立赵国的霸业。

就是在这一年,赵武灵王做了一件令诸侯惊掉下巴的冒险行为。他竟然冒充使者出使秦国亲自拜见了他的邻居秦昭王。按照司马迁的叙述,秦昭王接见完了赵国的使者之后,越想越觉得不对,他觉得那个身材健硕,仪表不凡的赵国使者,神情举止,谈吐气度都实在不像一个臣子。那他究竟是谁呢?难道?秦昭王大叫一声,赶忙派人去追,可是那个气度不凡的使者已经出境,再追不上了。赵武灵王为什么要出使秦国呢?因为秦国也是他扩张的目标,他想要亲自观察地形,还想要看看秦昭王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敌人。

在这个情节当中,赵武灵王向我们展示了他的真性情,他就像是一个勇敢的少年,敢于以身犯险。我猜他快马加鞭越过边境,进入赵国境内的时候,一定会勒住马头,仰天大笑说不定,他还会回望秦国去做一个鬼脸儿。对于赵武灵王来讲,这小小的冒险一定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当然,他的性情背后仍然是有理智的支撑,他已经不是赵国的国王。所以,就算秦国人抓住他也不会威胁到赵国的存亡。

赵武灵王不是那种冷静得像石头一样的政治人物。他的内心始终激荡着热烈的感情。即使是他的胡服骑射,背后又何尝不澎湃着对赵国的深情?我们退一步想,其实像胡服骑射这样,要打破传统,放下优势民族的面子向夷狄学习的惊世骇俗之举。倘若只有理性的冷静算计,没有激情的推波助澜是很难迈出关键一步的。凡为大创造者,必有赤子之心。然而这一颗赤子之心,倘若失去了收拾约束,也可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像赵武灵王这样的风流人物,感情生活不可能是循规蹈矩,无波无澜的。他早年娶韩国女子为妻,生长子章,十一年之后又娶了吴广的女儿梦姚,赵武灵王之娶梦姚的起因是一个梦,他在梦里见到一个美女,一边弹琴一边唱歌。第二天喝酒喝到开心处,不仅对群臣说起这个绮丽的梦,还描述了”梦中情人“的美丽模样,不胜向往之至也。”说者“是否无心,我们不知道,听者有意,那是肯定的。听者之中,有一个臣子叫吴广,就把自己的女儿梦姚送来了,模样大概跟赵武灵王所描述的有过之而无不及。梦姚成了赵武灵王宠爱的女人。梦姚生了一个儿子,就是赵武灵王的小儿子赵何。

赵武灵王取梦姚发生在胡服骑射之前,可见蜜梦姚的宠爱,并未使他便做昏君。相反,得到”梦中情人“很可能对赵武灵王发生了正向的刺激,让他更有激情去做一个开疆拓土的大英雄,他果然也做成了。梦姚在嫁给赵武灵王9年之后过世。赵武灵王对梦姚的爱,似乎并未因梦姚的死而衰竭,至少短期之内没有。梦姚去世两年之后,他把王位传给了梦姚所生的儿子赵何。赵何的年纪顶多只有8岁,是个小朋友,但是没关系。赵武灵王把政治经验丰富的老臣肥义给了他。或者说,赵武灵王是把赵何托付给了肥义,他让肥义当面发誓终生保护赵何,“坚守一心,以殁而世”。还让肥义把誓言记录在籍。这个安排很好。

韩国女子所生的长子赵章,被封到了代,成了异母弟弟赵何的臣子。赵章的心里当然是不服气的。赵武灵王为赵章安排的辅佐之臣田不礼也不是个善茬,用肥亿的话来说。其余e野生善而食饿这个人虚伪狡诈此人也不止不成不是个好儿子,也不是一个好臣子,此人贪而欲大,内得主而外为暴。

赵章和田不礼的组合一发布,肥义一派就感到了强烈的危险。肥义对他的手下下了严令,不经我的验证,大王不能见任何人。”自今以后,若有召王者必见吾面,我将先以身挡之,无故而王乃入。“谁能召见赵王呢?只有王的父亲主父赵武灵王,虽然已经交出了王位,但是仍然手握重兵的赵武灵王仍然是赵国实际的主人。肥义既受赵武灵王之托发誓效忠新王。他的忠诚,他的心思和他的身家性命就都与赵何,而不是赵武灵王捆绑在一起了。

那么,赵武灵王的态度究竟如何呢?他的感情的确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新王赵何举行大朝会,接受群臣朝拜。赵武灵王从旁观察他看见长子赵章不情不愿的像弟弟称臣礼拜,一副丧家犬般的委屈模样心中就油然生出了怜悯爱惜之。他竟然想要把赵国一分为二,另立照章为代王,与赵何分庭抗礼。这个计划,如果快刀斩乱麻的实施了,赵国可能会陷入内战,兄弟相争。如果不能实施,那么最好烂在他自己肚子里,不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一点蛛丝马迹。

可是这样的不动声色,不宣于口,显然不是赵武灵王的风格。分裂赵国的计划没有实施,但是赵章和赵何两方面却都知道了主父的心思,这是最糟糕的结局。从赵何和肥义的角度来说,危险增大必须提高警惕,甚至,如果可能要先下手为强,但是肥义没有。

从赵章的角度来说,父亲的怜悯增加了他的委屈,田不礼的撺掇赋予了他行动的勇气。赵武灵王和赵何一起巡视到沙丘,分别住宿赵张果然就谋反他,假称赵武灵王的命令召见召和。肥义果然就像他承诺的挺身而出,挡在了赵何的前面,被叛军杀害。其余的人护着赵何击败了叛军,杀死了赵章和田不礼。

当这一幕,兄弟相残的惨剧发生的时候,赵武灵王就在临近的另外一座宫殿之中。赵章丢盔弃甲,浑身是血跑来求父亲救命。赵武灵王让人开门放大儿子进来,没想到小儿子的军队却包围了宫殿。没奈何,赵武灵王交出了长子。赵何的军队已经没有了退路。他们商量说,我们为了追赵章包围了主父。就像我们现在解散(只要主父活着),我们还是会被杀。于是,他们就继续围困赵武灵王的宫殿,并且下令”宫中人后出者夷”。又于是,宫里面的人就都跑出来了。单单丢下一个赵武灵王,”欲出不得,又不得食“。只好掏窝里的小鸟吃。就这样被围困了3个多月之后,大英雄赵武灵王被活活饿死在了沙丘行宫。

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赵武灵王究竟都想了些什么呢?三个多月的艰难挣扎,他有足够的时间反观自己的一生。作为赵国的王,他足以告慰列祖列宗。作为父亲,他爱两个儿子,可是王位只有一个。他给了赵何,因为他更宠爱赵何的母亲。既然给了赵和名份已定,就应该向肥义一样。“坚守一心,以殁而世“,可是他又为赵章的委屈而动心,最终葬送了赵章的。和他与赵和之间的父子之情。每一个人的情感都应该由他自己去满足。旁人只能疏导帮助,就无法让你一颗躁动的心得到安宁。赵何是一个人,赵章是一个人。赵武灵王是另外一个人,尽管他们是父子。可惜,这样的道理过于自信的赵武灵王是不能明白的。他一手安排了赵何的即位。他以为自己也可以一手安排亲自动手来满足赵章的欲望。天下父母之糊涂,大概如此。

 

本文来自投稿者,不代表本站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ddhw.cn/78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834453168@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